为什么vivo成功步入5G手机第一梯队?

2019年04月15日

4月13日下午,上海上汽国际赛车场。在F1赛车的轰鸣声中,上海移动展示了基于2.6GHz频段的首个5G宏微立体规模覆盖实验网。有了5G网络,当然还需要5G手机。在现场,老冀看到了4部vivo NEX S。实际上,这是vivo用于测试的5G手机。

老冀拿起其中的一部vivo 5G手机,体验了微信群视频通话、网络高清视频、网络游戏、高清直播等各种使用场景。如果用一个词来形容老冀的感受,那就是“快如闪电”。 “其实我们在外场运营商实际5G网络的测试速率可达800+Mbps,在实验室环境下已经测到了1.5Gbps的峰值速率,不过这也不是上限,随着5G网络的不断成熟,速率还将一步一步提升。”vivo 5G研发总监秦飞表示,vivo正在与三大运营商紧密合作,在5G试商用城市进行大量的联调测试。 接下来,vivo还将参与三大运营商组织的友好用户测试,加速5G手机和5G网络的适配,并预计今年年中作为第一梯队推出vivo旗下的首款5G手机。

在从4G到5G手机的这次重大切换中,一向不显山不露水的vivo为什么却冲到了第一梯队?且听老冀分解。

成为5G的重要参与者

秦飞瘦瘦的,看起来年纪不大,却已经有了些许华发。自从2001年大学毕业之后,他只做了一件事情,那就是从事移动通信技术研究和标准工作,从3G到4G,再到现在的5G。一谈起自己的工作,他的话就多了起来,脸上的表情也丰富了起来。 vivo也确实给了秦飞尽情发挥的舞台。2016年7月20日,秦飞在深圳报到之后,一个人回到了北京。接下来两个月,他不停地打电话、约人,打车到候选人公司楼下,请人家吃饭聊天。此外,他还需要租办公室、装修……国庆节之前,第二名员工加入,vivo 5G研发中心算是正式成立了。

紧接着,秦飞又忙着与团队一起,准备资料申请加入3GPP协会,这个全球最主要的移动通信标准组织。要知道,过去3GPP中最有影响力的都是高通、爱立信、华为等芯片和系统设备厂商。 加入3GPP之后,秦飞又带领他的团队搭建标准研究的仿真平台,选择合理的定位和研究方向,开展研究并积极贡献技术提案。3GPP组织的工作组会议每年在世界各地轮回召开7-8次,每次会持续一周。在这一周之内,白天各个公司代表互相吵架(激烈技术争论),晚上大家喝酒吃饭联络感情。 在过去两年多的时间里,vivo 5G研发中心招揽到了三十多位业界资深专家、100人的标准研究和精准研究工程师,向3GPP标准化组织提交了超过2200篇技术提案。 如今,vivo已经成为5G标准的重要参与者和3GPP中最有影响力的终端公司之一。 2018年,vivo的5G研究开始提速。当年8月,vivo成功在实验室环境下调通5G连接;同年11月,实现5G网络环境空口连接并首次对外公开展示;12月,vivo在广州移动合作伙伴大会上首次展示了5G手机视频直播场景。2019年1月,vivo发布了具备完整5G功能的概念机APEX 2019,并且从1月起便开始携手三大运营商进行外场联调测试,此次又首次公开进行5G手机的移动网络场景路测,显示了自己在5G上的强大技术实力。

就在前不久的外场联调测试中,vivo团队发现了5G协议中的一个小Bug:在NSA(非独立组网)5G网络上注册的5G终端,接入另一家运营商的SA(独立组网)5G网络,只能享受到4G网络服务。他们正准备将这个小Bug反馈给运营商,力图尽早解决这个问题。 如今,vivo专门在北京买了一整栋楼,准备将5G研发中心扩充成5G研究院,而秦飞也正在带领他的预研团队参加中国移动组织的5G增强版的Workshop,包括物联网连接、低功耗设备协议、NR(新的无线接入技术)非授权频谱等的研究和标准制订工作,他们甚至已经启动了6G的预研。

首款5G手机的诞生

如果说秦飞带领的5G预研团队,在5G标准的制订中为vivo争取到了话语权的话,vivo研发团队的任务,则是把5G手机真正做出来。 在现场老冀得知,从当天早上10点开始vivo 5G手机就已经放在那里,经历了多轮演示,到了下午3点,手机的电量却仍然还有60%-80%,显然已经具备了可商用的能力。要知道,今年1月vivo 5G手机演示业务的时候,还需要两个电风扇吹着散热。

当然,5G手机要解决的还不仅仅只是续航的难题,至少还要解决以下三大难题: 第一个难题是手机空间。5G不仅新增加了天线和射频器件,而且由于高通为5G准备的第一代骁龙X50 5G调制解调器和骁龙855移动平台是单独封装,使得5G手机的主板面积将会增减20-30%,这也意味着电池的空间要减少20-30%,这显然是无法接受的。为此,vivo的5G研发团队独创了3D复式堆叠主板,通过多层堆叠的方式,反而给电池留出了更多的空间。 第二个难题是射频和天线。在一部小小的5G手机当中,需要放上4G、5G、蓝牙、WiFi等多达8根天线,既要避免天线信号之间的互相干扰,还要保证弱场环境下还能接收到足够强的信号,还得考虑用户握持时对手机信号的影响,vivo 5G研发团队需要结合手机每一个断面的大小、尺寸、材质来布置射频器件和天线,并且进行大量的实验。 第三个难题是软件。目前已经冻结的5G协议加起来一共有厚厚的20多本,而在软件开发的过程中,各家厂商对于协议的理解不一定是完全一致的。从今年1月开始联调测试,vivo研发团队发现某些场景经常会出现手机卡死的现象,而背后则是软件协议的问题。为此,他们花了大量的精力做协议的优化工作。 在过去几个月里,vivo 5G研发团队的几百名硬件、软件、测试工程师借用了vivo NEX S的主体结构,将其改造成了一部能够预商用的5G手机。如今,vivo的5G手机被江苏移动采购作为5G测试手机。

与此同时,vivo还有一支规模更大的5G产品团队,他们正在紧锣密鼓地开发第一款面向公开市场的5G手机,并计划在今年年中发布,用秦飞的话来说,“第一款产品不会太贵”。 从5G手机的预研到研发,从研发到产品,vivo的三支团队相互协作,齐头并进,这才得以进入5G手机的第一梯队。 “我们投到5G上面的费用基本是不设限制的。”秦飞表示。

用5G智慧手机构建新生态

在开发5G手机的同时vivo也在思考:5G手机到底有什么用,它能用来做什么? 经过长时间的思考,如今vivo对于5G手机的定位已经日渐清晰:5G手机将打造一个异常宽广的管道,一边连接着用户,另一边连接着未来的各种服务,从“小智能”进化到“大智慧”,成为真正的5G智慧手机。

除去现有的通信、多媒体,互联网应用等基本功能外,vivo 5G智慧手机将成为3个中心: 智慧感知中心、智慧控制中心、智慧服务中心。 1. 智慧感知:传感器技术的进步以及通过连接物联网获得的泛在感知的能力,将使手机成为智慧的感知中心,可以更好地感知周边环境和应用场景,为手机的人工智能大脑提供更多的输入信息。 2. 智慧控制:结合手机本身的超高计算处理能力以及5G通信强大的连接能力,5G手机将有望成为更多的智能家居、设备仪器、车载模块的控制中心。 3. 智慧服务:有了上述智慧感知的输入能力和智慧控制的输出能力,经过人工智能大脑的分析处理,5G手机可以为消费者提供更加智慧化的服务。 结合AI数据建设,通过24个月左右的时间,vivo将会对作为连接中心的手机进行一个大变革。手机将成为一个自学习、自索引、自推荐的智能终端,它将会有4个引擎,即时间引擎、空间引擎、行为引擎、事件引擎,去实施主动地服务于消费者。而作为消费者,我们将能够体验到所有功能都已经AI化后的手机,能够享受到被深度聚合后的各行各业的服务。当然,也包括了有很好的用户体验的互联互通的各种IoT(物联网)产品。 5G到来之后,消费者将AR眼镜与5G智慧手机相配合,就能够享受到现在需要连接PC才能获得的高清体验;将5G智慧手机与各种IoT设备连接起来,就能够打造出智能家庭和智慧工厂…… 在vivo看来,即使到了5G时代,手机仍然会是最重要的控制中心。 “vivo虽然不是去做最终应用的,但是我们要深刻理解5G能带来哪些技术上的变化,这些技术上的变化与各行各业的业务的结合,我们还能干什么更有意思的、或者原来做不到的创新性的事情。这样的事情多了,手机能够提供的应用也就多了,我们的5G生态也就起来了。”秦飞表示。老冀认为,用户的体验正是vivo抢跑5G手机的根本原因。 (来源:it老记冀勇庆)

本文媒体下载

1.52MB